印太经济架构:美日安保全面相唱和

2 days ago
0


印太经济架构:美日安保全面相唱和
台北 — 

美国商务部长雷蒙多11月18日表示,美国计划推动新的印太经济架构,将邀请不同国家加入,预计明年初启动程序。专家认为日本将配合美国的新区域经济合作框架,但是对于日中经贸依赖性的走向看法不同。

美日安保全面共进

美国商务部长雷蒙多(Gina Raimondo)在上任后首次官方亚洲行中访问了日本、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她11月18日表示,拜登总统10月底宣布,美国有意与伙伴合作发展一项印太经济架构(Indo-Pacific Economic Framework),涵盖供应链韧性、半导体、基础设施、网络安全等领域,预计2022年初启动程序。她表示,这项架构也将兼具包容性及弹性,以让更多不同国家加入,因此这次亚洲行让她有机会与伙伴国讨论,听取意见。

政治大学日本研究学位学程教授陈文甲(照片提供: 陈文甲)

政治大学日本研究学位学程教授陈文甲表示,这个新架构导入了拜登政权在印太区域战略所缺乏的经济安保要素,意味着美国正在筹组兼俱传统区域安全与经济安全的全面印太战略架构,全面对抗中国的威胁。

日本岸田内阁也在10月中宣布将在2022年1月向国会提出有关经济安全保障推进的相关法案,明显是日本想要在各个方面更加巩固美日同盟的基础。

陈文甲对美国之音说:“两者的内容和时间点如此惊人的相似,显示美日想要巩固经济安保的构想,以落实供应链坚韧化,也代表岸田新政权将走更坚定的美日同盟路线。日本将在外交安保工作上致力修改外交和安全保障政策长期指标的国家安全保障战略、防卫计划大纲和中期防卫力整备计划三个文件;在经济安保工作上提出经济安全保障推动法案,如此在外交与经济安保都持续配合美国,以‘结盟、经济、军事’等手段对中国进行围堵与遏止。”

日本拓殖大学国际学部教授佐藤丙午(Heigo Sato) 也认同这个观点。

他在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时说:“岸田内阁提出的经济安全保障政策与美国新推出的印太经济架构路线一致,都将列入经济合作条件的相关条件,希望与安全的经济伙伴发展关系,而不单单是通过经济合作增加互利而已。美中竞逐的同时,在气候变迁方面,似乎于美中首脑视频峰会和2021年联合国气候变迁大会的格拉斯哥联合宣言中确认美中合作,不过这些举措并没有使美中关系总体上有所改善。未来两国在战略物资和技术保障方面的竞争态势还会持续下去。日本当然在这两方面都将继续配合美国,共同遏止中国的威胁。”

与中国经贸依存度或改变

美国贸易代表戴琪(Katherine Tai)10月4日在中国贸易政策演说中提到“重新挂钩”和“持久共存”两个新概念。同日,岸田文雄成立第一次内阁,宣称中国是日本最大的贸易伙伴,对日本来说非常重要,政府必须继续与北京对话。分析人士指出,美国与日本都推出针对中国的经济安全政策或架构,对于日美中之间的经济对话可能造成负面影响。

日本拓殖大学国际学部教授佐藤丙午表示,日本新提出的经济安全保障政策具有复杂但明确的目标,例如对外国企业直接在日投资的监管、半导体等供应链的安全、大学留学生的修课审查等,所有的项目都是保护日本不受于外国势力干预,并非针对中国。

他说:“经济安全保障的目的在于保护与日本安全相关的经济资源,而不是用于针对中国或是任何一个特定国家作为惩戒的手段。在保护日本经济资源的同时,扩大与中国的经济交流和合作行动也是日本的重要政治目标,我认为两者并不矛盾。然而经济交流具有竞争性,维持和确保与日本安全相关的经济活动的弹性也是一项重要政策。而且这也是美国正在进行的路线,日美中的经贸必然是在竞争与自我保护中继续合作交流,所以日本对中国的经济依赖性短期内不会有很大的改变。”

政治大学日本研究学位学程教授陈文甲抱持不同的看法。他认为日本长期以来在美中之间始终努力保持平衡,采取“维持美日同盟,不与中国交恶”的战略路线,以期‘安保靠美国’、‘经贸靠中国’。但是随着中国的霸权威胁到日本的国家安全与利益,以及中国面临的政治和经济外部环境迅速恶化,现在情形已有所转变。

他说:“美国正朝着区域安全暨经济架构发展,日本当然乐意紧随配合,必然在既有的美日安全同盟以及日本主导‘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运作权力的基盘上与美国紧密合作。如此在美日一旦建构全面性的外交与经济安保同盟后,日本原先的‘经贸靠中国’亦将改弦易辙为‘经贸亦要靠美国’,甚而影响改变东盟等印太国家的‘经贸靠中国’政策,使得美国的印太战略日后更形巩固,战力亦将更为全面与强大。”

对于中国可能因此产生的反应,陈文甲认为,中国对于美日推出的新经济架构与法案没有实质上的抵制能力。

他说:“美国现在以‘结盟、经济、军事’等手段控制全球的政经局势,美日同盟正在建构的区域安全暨经济全面架构,势必将严重冲击中国在印太区域的一带一路战略布局与政经影响力。我认为中国面对美日同盟的强力围堵无力干涉或是反制,只能无奈地重复一些外交辞令,例如:‘不要用冷战时期的眼光看待当今国际格局’、‘所有针对中国的理由都是无稽之谈、’‘中国无意图在世界搞霸权’等示弱性的回应。”

供应链韧性:台湾不可或缺

美国商务部长雷蒙多在11月18日指出,美国新推出的印太经济架构与《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等传统自由贸易协议不同。美国希望涵盖的范围包括供应链韧性、半导体、基础设施、网络安全、隐私权及科技标准等。

政治大学日本研究学位学程教授陈文甲指出,以2020年全球半导体供应国的市占率来看,美国位居第一为42.9%,台湾位居第二为19.7%。台湾半导体业中的晶圆代工、半导体封测市占率则分别已超过七成、五成以上,确实在全球半导体供应链中扮演举足轻重的地位。

他说:“美国掌握了半导体的关键技术专利及资本,日本掌握了关键材料,而台湾理所当然就是美日印太区域经济架构及‘供应链韧性’不可或缺的要角。所以台湾必须要发挥其在美日印太战略中的科技、地缘、民主等三大价值,以及足以对中国造成重大政经影响力的优势,与美日作成相互间的紧密链结,进而洽签台美TIFA及台日FTA,嗣后争取美国的支持加入印太经济架构与CPTPP。”

日本拓殖大学国际学部教授佐藤丙午也同意,台湾的台积电等信息通讯产业,是当今国际社会政治经济活动的基础,具有极高的战略意义。

日本拓殖大学国际学部教授佐藤丙午(照片提供: 佐藤丙午)

他说:“从经济安全保障的意义上说,台湾加入CPTPP绝对符合日本的利益,麻烦的是中国也在同时申请加入,其实中国很擅长在外交上使用这种手段。我认为中国自身条件根本不符合加入CPTPP的条件,只是故意申请加入造成很大的政治性质,台湾的加入就变得很困难。不过台湾如果能争取加入美国推出的印太经济架构,同时继续努力加入CPTPP,对于日美台三方的经济战略上绝对是最好的,日本也一定会在两个经济框架中都支持台湾。”

日最大利益:多轨并行

佐藤丙午指出,在印太地区除了CPTPP之外,还有RCEP、日美贸易协议等诸多双边贸易协议,其实多层次的经济框架已经存在,而且本身即具有政治性质。

他说:“从CPTPP成立时就指出该地区的经济框架具有战略意义。经济伙伴关系协议和自由贸易协议本来就是深具政治性的经济合作框架,所以美国宣布不回归CPTPP之后还是需要发展排除中国的印太地区经济合作框架,才会推出新的经济架构。以日本利益来说,应该要多轨并行而且加强自身经济安全保障的系统,才能获得国家与地区最大的优势。”

关于日本需要加强经济安保的项目,佐藤丙午认为,信息保护系统是重中之重。

他说:“拜登政府提出的印太经济架构,与岸田内阁提出的经济安保政策,已经确立了日美同盟将率先应对美中之间的经济和技术竞争,那么加强信息保护系统就是日本最要紧的课题。最近几年已经在日本政策圈积极讨论信息保护与分享系统相关法案的制定,唯有如此,日本才有可能加入五眼联盟(Five Eyes)和澳英美三边安全伙伴关系AUKUS,再加上四方安全对话机制QUAD,积极参与以美国为首的多边安全合作框架,与美国更完善地配合制衡中国。”

脸书论坛

Another news